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最新博文

    可访问此网址-送彩金:💰【ag88.shop】💰

    关岛秧鸡是一种不会飞的鸟类,体长约30公分,体羽为棕褐色带黑白条纹,是当代保育史罕见的成功案例。

    关岛秧鸡已经在野外灭绝(意指野外族群已灭绝,只剩下人为饲养的个体),透过人工繁殖计划得以维持族群。12月10日,它在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的受胁物种红皮书中的受胁程度由“野外灭绝”(Extinct in the Wild,EW)改为“严重濒危”(Critically Endangered, CR),还有其他9种物种也有所改善。关岛秧机的掠食者是棕树蛇,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意外引入美国关岛的外来入侵种。

    关岛秧鸡过去已经在野外灭绝,透过人工繁殖计划得以维持族群。照片来源: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

    从野外灭绝状态被救回的鸟类极少,关岛秧鸡仅是史上第二个,第一个是加州神鹫。

    受胁程度改善的物种还有回声鹦鹉,十多年前曾是“严重濒危(CR)”,如今在野外有超过750只,因此改列为“易危(Vulnerable, VU)”。

    经过多年的努力,澳洲的突吻麦鳕鲈和佩德南乳鱼两种淡水鱼受胁程度也有所改善,前者从“濒危(Endangered, EN)”改为“易危(VU)”,后者从“严重濒危(CR)”改为“濒危(EN)”。

    回声鹦鹉十多年前曾是“严重濒危(CR)”,如今改列为“易危(Vulnerable, VU)”。照片来源: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

   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代理总干事阿吉拉尔(Gethel Aguilar)说,这10种受胁程度改善的物种“是生物多样性危机中的一线曙光”,证明只要给自然一点机会,就能恢复。

    但是,10日发布的红皮书更新资料也显示,尽管保育工作进行中,仍有73种物种存续状态恶化。目前红皮书在全世界追踪112,432种物种,其中濒临灭绝的物种超过30,000种。

    与此同时,来自190多个国家的代表正在马德里举行为期两周的气候会谈,推动全球温室气体减排行动。尽管公众施加庞大压力,会谈进展缓慢,行动人士对生物多样性危机等关键问题关注不足而感到沮丧。

    “COP25(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5届缔约国大会)必须认知气候与生物多样性之间的紧密关联,而理由很充分:不断变迁的气候将影响生态系统滋养动植物的能力,已经深感压力的生物多样性也将面临更多挑战。”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分会会长雷蒙金(Gareth Redmond-King)说。

    联合国气候峰会的吊诡现象之一是,保护自然生态系统是人类解决气候危机的希望,但在这些年度大会中却经常忽略这一点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安德森(Inger Andersen)表示,关注“以自然为基础的解决方案”可对气候行动产生重大影响,“我们必须记取在气候变化中学到的教训。”

    安德森指出,森林砍伐不仅威胁物种,还加速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上升。保护森林是相对便宜的手段,但是在COP25会谈上却发生激烈辩论,因为有些国家希望用其原始森林出售碳信用额度,并将其计入其国家减排目标。这个论点尚未有共识,13日联合国谈判结束之前可能也不会有结果。

    深受气候变化威胁的海洋生物多样性也是谈判的重要主题。原本气候峰会地点定在智利圣地亚哥时被称为“蓝色缔约方大会”。然而因智利政治动荡而被迫改在马德里后,就失去了某些重点,海洋行动人士对此感到沮丧,他们认为保护海洋对于海洋储碳和帮助因应气候紧急状况至关重要。

    海洋非政府组织“Oceana”呼吁关注海藻组成的“蓝色森林”,这些藻类遍布全球,储存二氧化碳,数千种生物靠它们生活。“蓝色森林也是重要的森林,是海洋之肺,应该受到保护。”欧洲大洋洲资深研究阿吉拉尔(Ricardo Aguilar)说,“科学研究倾向集中在陆地森林上,但海藻占海洋储碳的五分之一,决策者应将其保护纳入因应气候危机的国际政策。”

    在COP25上发表的一项刊登于《全球变迁生物学》期刊的研究,说明保护红树林为抵御全球暖化提供重要的缓冲。研究人员在印尼爪哇的塞加拉.阿纳坎潟湖进行调查,发现该潟湖有储碳、促进生物多样性和抵御风暴的巨大潜力。

    保护红树林为抵御全球暖化提供重要的缓冲。照片来源:Oceana官方账号

   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、哥廷根大学学者哈普萨里(Kartika Anggi Hapsari)说:“我们的研究显示,人们必须优先关注红树林生态系统的保育和复育,因为红树林可以有效吸碳。光想着减少碳排放是不够的,还需要确定自然生态系统有效运作,象是红树林生态系统,好从大气中吸碳。”

    明年将是因应气候紧急状态和生物多样性危机的关键年。英国将主持下一次联合国气候谈判,各国届时必须提出大幅改善的目标,以在未来十年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,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的承诺。

    在明年气候会谈前,世界自然保育联盟将在11月于格拉斯哥举行四年一度的世界保育大会,而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将在10月于中国昆明会议上决定新的物种保育措施。

    行动人士希望明年各场重要会议能引发更多对自然的关注,但也强调,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来阐明这些问题的相互关联性,而非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。

    (编辑:Frank)

    <

    关岛秧鸡是一种不会飞的鸟类,体长约30公分,体羽为棕褐色带黑白条纹,是当代保育史罕见的成功案例。

    关岛秧鸡已经在野外灭绝(意指野外族群已灭绝,只剩下人为饲养的个体),透过人工繁殖计划得以维持族群。12月10日,它在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的受胁物种红皮书中的受胁程度由“野外灭绝”(Extinct in the Wild,EW)改为“严重濒危”(Critically Endangered, CR),还有其他9种物种也有所改善。关岛秧机的掠食者是棕树蛇,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意外引入美国关岛的外来入侵种。

    关岛秧鸡过去已经在野外灭绝,透过人工繁殖计划得以维持族群。照片来源: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

    从野外灭绝状态被救回的鸟类极少,关岛秧鸡仅是史上第二个,第一个是加州神鹫。

    受胁程度改善的物种还有回声鹦鹉,十多年前曾是“严重濒危(CR)”,如今在野外有超过750只,因此改列为“易危(Vulnerable, VU)”。

    经过多年的努力,澳洲的突吻麦鳕鲈和佩德南乳鱼两种淡水鱼受胁程度也有所改善,前者从“濒危(Endangered, EN)”改为“易危(VU)”,后者从“严重濒危(CR)”改为“濒危(EN)”。

    回声鹦鹉十多年前曾是“严重濒危(CR)”,如今改列为“易危(Vulnerable, VU)”。照片来源: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

   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代理总干事阿吉拉尔(Gethel Aguilar)说,这10种受胁程度改善的物种“是生物多样性危机中的一线曙光”,证明只要给自然一点机会,就能恢复。

    但是,10日发布的红皮书更新资料也显示,尽管保育工作进行中,仍有73种物种存续状态恶化。目前红皮书在全世界追踪112,432种物种,其中濒临灭绝的物种超过30,000种。

    与此同时,来自190多个国家的代表正在马德里举行为期两周的气候会谈,推动全球温室气体减排行动。尽管公众施加庞大压力,会谈进展缓慢,行动人士对生物多样性危机等关键问题关注不足而感到沮丧。

    “COP25(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5届缔约国大会)必须认知气候与生物多样性之间的紧密关联,而理由很充分:不断变迁的气候将影响生态系统滋养动植物的能力,已经深感压力的生物多样性也将面临更多挑战。”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分会会长雷蒙金(Gareth Redmond-King)说。

    联合国气候峰会的吊诡现象之一是,保护自然生态系统是人类解决气候危机的希望,但在这些年度大会中却经常忽略这一点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安德森(Inger Andersen)表示,关注“以自然为基础的解决方案”可对气候行动产生重大影响,“我们必须记取在气候变化中学到的教训。”

    安德森指出,森林砍伐不仅威胁物种,还加速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上升。保护森林是相对便宜的手段,但是在COP25会谈上却发生激烈辩论,因为有些国家希望用其原始森林出售碳信用额度,并将其计入其国家减排目标。这个论点尚未有共识,13日联合国谈判结束之前可能也不会有结果。

    深受气候变化威胁的海洋生物多样性也是谈判的重要主题。原本气候峰会地点定在智利圣地亚哥时被称为“蓝色缔约方大会”。然而因智利政治动荡而被迫改在马德里后,就失去了某些重点,海洋行动人士对此感到沮丧,他们认为保护海洋对于海洋储碳和帮助因应气候紧急状况至关重要。

    海洋非政府组织“Oceana”呼吁关注海藻组成的“蓝色森林”,这些藻类遍布全球,储存二氧化碳,数千种生物靠它们生活。“蓝色森林也是重要的森林,是海洋之肺,应该受到保护。”欧洲大洋洲资深研究阿吉拉尔(Ricardo Aguilar)说,“科学研究倾向集中在陆地森林上,但海藻占海洋储碳的五分之一,决策者应将其保护纳入因应气候危机的国际政策。”

    在COP25上发表的一项刊登于《全球变迁生物学》期刊的研究,说明保护红树林为抵御全球暖化提供重要的缓冲。研究人员在印尼爪哇的塞加拉.阿纳坎潟湖进行调查,发现该潟湖有储碳、促进生物多样性和抵御风暴的巨大潜力。

    保护红树林为抵御全球暖化提供重要的缓冲。照片来源:Oceana官方账号

   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、哥廷根大学学者哈普萨里(Kartika Anggi Hapsari)说:“我们的研究显示,人们必须优先关注红树林生态系统的保育和复育,因为红树林可以有效吸碳。光想着减少碳排放是不够的,还需要确定自然生态系统有效运作,象是红树林生态系统,好从大气中吸碳。”

    明年将是因应气候紧急状态和生物多样性危机的关键年。英国将主持下一次联合国气候谈判,各国届时必须提出大幅改善的目标,以在未来十年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,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的承诺。

    在明年气候会谈前,世界自然保育联盟将在11月于格拉斯哥举行四年一度的世界保育大会,而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将在10月于中国昆明会议上决定新的物种保育措施。

    行动人士希望明年各场重要会议能引发更多对自然的关注,但也强调,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来阐明这些问题的相互关联性,而非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。

    (编辑:Frank)

    <

    一种失去飞翔能力的鸟 使科学家重拾对环境的希望

    一种失去飞翔能力的鸟 使科学家重拾对环境的希望

    关岛秧鸡是一种不会飞的鸟类,体长约30公分,体羽为棕褐色带黑白条纹,是当代保育史罕见的成功案例。

    关岛秧鸡已经在野外灭绝(意指野外族群已灭绝,只剩下人为饲养的个体),透过人工繁殖计划得以维持族群。12月10日,它在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的受胁物种红皮书中的受胁程度由“野外灭绝”(Extinct in the Wild,EW)改为“严重濒危”(Critically Endangered, CR),还有其他9种物种也有所改善。关岛秧机的掠食者是棕树蛇,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意外引入美国关岛的外来入侵种。

    关岛秧鸡过去已经在野外灭绝,透过人工繁殖计划得以维持族群。照片来源: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

    从野外灭绝状态被救回的鸟类极少,关岛秧鸡仅是史上第二个,第一个是加州神鹫。

    受胁程度改善的物种还有回声鹦鹉,十多年前曾是“严重濒危(CR)”,如今在野外有超过750只,因此改列为“易危(Vulnerable, VU)”。

    经过多年的努力,澳洲的突吻麦鳕鲈和佩德南乳鱼两种淡水鱼受胁程度也有所改善,前者从“濒危(Endangered, EN)”改为“易危(VU)”,后者从“严重濒危(CR)”改为“濒危(EN)”。

    回声鹦鹉十多年前曾是“严重濒危(CR)”,如今改列为“易危(Vulnerable, VU)”。照片来源: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

   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代理总干事阿吉拉尔(Gethel Aguilar)说,这10种受胁程度改善的物种“是生物多样性危机中的一线曙光”,证明只要给自然一点机会,就能恢复。

    但是,10日发布的红皮书更新资料也显示,尽管保育工作进行中,仍有73种物种存续状态恶化。目前红皮书在全世界追踪112,432种物种,其中濒临灭绝的物种超过30,000种。

    与此同时,来自190多个国家的代表正在马德里举行为期两周的气候会谈,推动全球温室气体减排行动。尽管公众施加庞大压力,会谈进展缓慢,行动人士对生物多样性危机等关键问题关注不足而感到沮丧。

    “COP25(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5届缔约国大会)必须认知气候与生物多样性之间的紧密关联,而理由很充分:不断变迁的气候将影响生态系统滋养动植物的能力,已经深感压力的生物多样性也将面临更多挑战。”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分会会长雷蒙金(Gareth Redmond-King)说。

    联合国气候峰会的吊诡现象之一是,保护自然生态系统是人类解决气候危机的希望,但在这些年度大会中却经常忽略这一点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安德森(Inger Andersen)表示,关注“以自然为基础的解决方案”可对气候行动产生重大影响,“我们必须记取在气候变化中学到的教训。”

    安德森指出,森林砍伐不仅威胁物种,还加速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上升。保护森林是相对便宜的手段,但是在COP25会谈上却发生激烈辩论,因为有些国家希望用其原始森林出售碳信用额度,并将其计入其国家减排目标。这个论点尚未有共识,13日联合国谈判结束之前可能也不会有结果。

    深受气候变化威胁的海洋生物多样性也是谈判的重要主题。原本气候峰会地点定在智利圣地亚哥时被称为“蓝色缔约方大会”。然而因智利政治动荡而被迫改在马德里后,就失去了某些重点,海洋行动人士对此感到沮丧,他们认为保护海洋对于海洋储碳和帮助因应气候紧急状况至关重要。

    海洋非政府组织“Oceana”呼吁关注海藻组成的“蓝色森林”,这些藻类遍布全球,储存二氧化碳,数千种生物靠它们生活。“蓝色森林也是重要的森林,是海洋之肺,应该受到保护。”欧洲大洋洲资深研究阿吉拉尔(Ricardo Aguilar)说,“科学研究倾向集中在陆地森林上,但海藻占海洋储碳的五分之一,决策者应将其保护纳入因应气候危机的国际政策。”

    在COP25上发表的一项刊登于《全球变迁生物学》期刊的研究,说明保护红树林为抵御全球暖化提供重要的缓冲。研究人员在印尼爪哇的塞加拉.阿纳坎潟湖进行调查,发现该潟湖有储碳、促进生物多样性和抵御风暴的巨大潜力。

    保护红树林为抵御全球暖化提供重要的缓冲。照片来源:Oceana官方账号

   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、哥廷根大学学者哈普萨里(Kartika Anggi Hapsari)说:“我们的研究显示,人们必须优先关注红树林生态系统的保育和复育,因为红树林可以有效吸碳。光想着减少碳排放是不够的,还需要确定自然生态系统有效运作,象是红树林生态系统,好从大气中吸碳。”

    明年将是因应气候紧急状态和生物多样性危机的关键年。英国将主持下一次联合国气候谈判,各国届时必须提出大幅改善的目标,以在未来十年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,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的承诺。

    在明年气候会谈前,世界自然保育联盟将在11月于格拉斯哥举行四年一度的世界保育大会,而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将在10月于中国昆明会议上决定新的物种保育措施。

    行动人士希望明年各场重要会议能引发更多对自然的关注,但也强调,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来阐明这些问题的相互关联性,而非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。

    (编辑:Frank)

    <

    关岛秧鸡是一种不会飞的鸟类,体长约30公分,体羽为棕褐色带黑白条纹,是当代保育史罕见的成功案例。

    关岛秧鸡已经在野外灭绝(意指野外族群已灭绝,只剩下人为饲养的个体),透过人工繁殖计划得以维持族群。12月10日,它在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的受胁物种红皮书中的受胁程度由“野外灭绝”(Extinct in the Wild,EW)改为“严重濒危”(Critically Endangered, CR),还有其他9种物种也有所改善。关岛秧机的掠食者是棕树蛇,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意外引入美国关岛的外来入侵种。

    关岛秧鸡过去已经在野外灭绝,透过人工繁殖计划得以维持族群。照片来源: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

    从野外灭绝状态被救回的鸟类极少,关岛秧鸡仅是史上第二个,第一个是加州神鹫。

    受胁程度改善的物种还有回声鹦鹉,十多年前曾是“严重濒危(CR)”,如今在野外有超过750只,因此改列为“易危(Vulnerable, VU)”。

    经过多年的努力,澳洲的突吻麦鳕鲈和佩德南乳鱼两种淡水鱼受胁程度也有所改善,前者从“濒危(Endangered, EN)”改为“易危(VU)”,后者从“严重濒危(CR)”改为“濒危(EN)”。

    回声鹦鹉十多年前曾是“严重濒危(CR)”,如今改列为“易危(Vulnerable, VU)”。照片来源:世界自然保育联盟(IUCN)

   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代理总干事阿吉拉尔(Gethel Aguilar)说,这10种受胁程度改善的物种“是生物多样性危机中的一线曙光”,证明只要给自然一点机会,就能恢复。

    但是,10日发布的红皮书更新资料也显示,尽管保育工作进行中,仍有73种物种存续状态恶化。目前红皮书在全世界追踪112,432种物种,其中濒临灭绝的物种超过30,000种。

    与此同时,来自190多个国家的代表正在马德里举行为期两周的气候会谈,推动全球温室气体减排行动。尽管公众施加庞大压力,会谈进展缓慢,行动人士对生物多样性危机等关键问题关注不足而感到沮丧。

    “COP25(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5届缔约国大会)必须认知气候与生物多样性之间的紧密关联,而理由很充分:不断变迁的气候将影响生态系统滋养动植物的能力,已经深感压力的生物多样性也将面临更多挑战。”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分会会长雷蒙金(Gareth Redmond-King)说。

    联合国气候峰会的吊诡现象之一是,保护自然生态系统是人类解决气候危机的希望,但在这些年度大会中却经常忽略这一点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安德森(Inger Andersen)表示,关注“以自然为基础的解决方案”可对气候行动产生重大影响,“我们必须记取在气候变化中学到的教训。”

    安德森指出,森林砍伐不仅威胁物种,还加速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上升。保护森林是相对便宜的手段,但是在COP25会谈上却发生激烈辩论,因为有些国家希望用其原始森林出售碳信用额度,并将其计入其国家减排目标。这个论点尚未有共识,13日联合国谈判结束之前可能也不会有结果。

    深受气候变化威胁的海洋生物多样性也是谈判的重要主题。原本气候峰会地点定在智利圣地亚哥时被称为“蓝色缔约方大会”。然而因智利政治动荡而被迫改在马德里后,就失去了某些重点,海洋行动人士对此感到沮丧,他们认为保护海洋对于海洋储碳和帮助因应气候紧急状况至关重要。

    海洋非政府组织“Oceana”呼吁关注海藻组成的“蓝色森林”,这些藻类遍布全球,储存二氧化碳,数千种生物靠它们生活。“蓝色森林也是重要的森林,是海洋之肺,应该受到保护。”欧洲大洋洲资深研究阿吉拉尔(Ricardo Aguilar)说,“科学研究倾向集中在陆地森林上,但海藻占海洋储碳的五分之一,决策者应将其保护纳入因应气候危机的国际政策。”

    在COP25上发表的一项刊登于《全球变迁生物学》期刊的研究,说明保护红树林为抵御全球暖化提供重要的缓冲。研究人员在印尼爪哇的塞加拉.阿纳坎潟湖进行调查,发现该潟湖有储碳、促进生物多样性和抵御风暴的巨大潜力。

    保护红树林为抵御全球暖化提供重要的缓冲。照片来源:Oceana官方账号

   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、哥廷根大学学者哈普萨里(Kartika Anggi Hapsari)说:“我们的研究显示,人们必须优先关注红树林生态系统的保育和复育,因为红树林可以有效吸碳。光想着减少碳排放是不够的,还需要确定自然生态系统有效运作,象是红树林生态系统,好从大气中吸碳。”

    明年将是因应气候紧急状态和生物多样性危机的关键年。英国将主持下一次联合国气候谈判,各国届时必须提出大幅改善的目标,以在未来十年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,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的承诺。

    在明年气候会谈前,世界自然保育联盟将在11月于格拉斯哥举行四年一度的世界保育大会,而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将在10月于中国昆明会议上决定新的物种保育措施。

    行动人士希望明年各场重要会议能引发更多对自然的关注,但也强调,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来阐明这些问题的相互关联性,而非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。

    (编辑:Frank)

    <